6号是一个新来的报童,他正听大伙儿在谈论“狐狸”。

“狐狸是谁?”6号问。

“狐狸是个混蛋,6号,别让他抓到你。”

“上星期那个混蛋一共抓了我三次。每次都在希腊人的餐馆里。他们为什么饭都不让我们吃?”

3号报童想起了那个星期五早晨——他跑的是黑人区路线。

“3号,你有多少份报?”

“162份。”

“小子,你那有多少看白报的?”兰德尔先生讽刺地问。“你有没有想办法从他们那里收钱?”他边翻着账册边问。

“他收不到钱就要人家陪他乐呵乐呵,”狐狸咧嘴笑道,“一次免费看报一周。”

“你想说什么?”3号挑衅地问。“你自己不就这么干了6年吗?”

“如果你想要,你可以敲打他们一番,”兰德尔说,“但钱还是要收的。本,这周六我想要你陪他一起去收账。”

本无声地笑了,然后用嘲讽的语气对着天空说:

“哦,天哪!”他说,“你还指望我去看着那个小坏蛋吗?他已经骗了你大半年了。”

“好吧!好吧!”兰德尔恼怒地说,“这就是我为什么让你跟他去弄清楚的原因。”

“哦,我的天哪,兰德尔,”本轻蔑地说,“他账册上的那些黑鬼,有的已经死了五年了。你留住了每一个小骗子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”

“3号,如果你不快点动身,我就把你的路线交给别的孩子了。”兰德尔说。

“该死的,给别的孩子吧,我才不在乎呢。”3号气急败坏地回答。

“哦,我的天哪!你听听!这是什么话?”本冲着他心中的天使点点头,淡淡一笑,然后皱了皱眉,猛地甩了一下头,向三号作出示意。

“好的,你们就听他的吧!我就是不在乎。”三号挑衅地回答。

“好吧,小子。趁我还没改变主意,赶紧送你的报去吧,”本轻轻地皱起眉头,转过脸安静、忧郁地看了他一会儿。“啊,你这个小骗子,”他鄙夷地说,“我有一个弟弟,他一个能顶你这样的六个。”